首页 > 展会服务 > 正文

【好口碑】股权变更必须登记吗

发布时间:2020-01-21 14:00:02

股权变更必须登记吗0qNfcl7X一线二线基本上基本上新人玩不起,市场饱和的大背景下,大佬们都开始盯着三线四线城市开始跑马圈地,不过市场下沉这事也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折腾到今天也没见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股权变更必须登记吗

股权变更必须登记吗

同志们,广阔的三四线城市才是教培行业的巨大蓝海市场!

如果一家单科目的培训机构,两个创始人一个负责教学,一个负责招生,且其股权占比各位为50%,在外人看来,这种机构面临的风险和隐患毫无疑问非常巨大,然后这样的机构却是某四线城市的美术培训行业无可争议的第一名。

如果一家素质类的培训机构,我说它是素质类的培训机构是因为我完全无法准确描述其核心科目,毕竟这家4000多学生的培训机构代理了超过15种素质类课程,且几乎没有任何的内部研发投入和储备。在外人看来,这种机构完全没有任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然而这家机构却是某三线城市新区的培训行业的龙头老大。

如果一家综合类的艺术培训学校,已经开办了三十年,有自己的课程体系和管理模式,却发现完全没有任何的中层管理团队,且几乎不存在人员的流动。我们会认为这种机构缺乏足够的朝气和发展潜力,然而这家机构却在这个城镇常驻人口只有十几万的地方,拥有3000多名在校生,成为当地艺术培训的当仁不让的领军者。

教培行业的发展进入了下半场,一二线城市流量红利捉襟见肘,猛攻三四线势在必行,然而作为外来者是否真的了解三线四线教育培训市场,是否真的如同很多媒体所说的“降维打击”,好像三四线城市的培训机构就如同待宰羔羊一般,只能瑟瑟发抖。

2015年的时候,我曾经在天津辅导过一家文化课辅导机构,这家机构地处天津的西青区,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到2017年的时候,这家机构已经发展到三个校区1500人,重点不在于这家机构的发展速度,而是在于这家机构的快速发展让旁边的新东方和学而思们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

包括前面提到的几家培训机构在内,他们的管理水平、教学水平以及品牌号召力很明显比不上那些知名品牌。但我们却发现特别有意思的现象,这些地方性的培训机构的生存法则完全不同于一线二线城市的。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给了人们很多的便利,也给了人们很多的错觉,这种错觉就在于,以为互联网让人和人之间走的更近,而实际上却让人走了更远。而这一点也恰恰是三线四线城市最大的生存基础。

一、教育行业是一个有温度的行业,需要人与人之间的良性互动。

从教学上而言,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有着更多相同的文化背景,他们甚至可以不用通过普通话来去交流,他们都有着本地相同的生活习惯。这远比双师课堂上透过屏幕看到的不知身在何方的名师们要来更有吸引力。

无论是文化课还是艺术类的培训,老师的来源也特别有意思,他们可能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这个机构里学习,然后从这里通过高考走了出去,大学毕业之后又回到这里任教。对于一些有了足够时间积累的培训机构,已经在老师的输入上形成了闭环,完全不用为老师的选用育留操心,这一点在三线四线城市里尤为明显。

在家校沟通的层面,培训机构的创办人可能本身就是专业老师,或者从事相关行业的人士。他们从小生长于此,校长和老师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就会经常遇见相熟的家长和学生,甚至这些家长小的时候就在他的学校里上过学。而这一点对于在当地规模做的越大的学校,表现的越发明显。他们甚至可能相遇在菜市场、餐厅、电影院等各种社交场合。这一点在一线二线城市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可能没有对学生的家庭背景做过什么太细致的数据分析,却可以因此彼此之间的熟悉,形成更强的信任。

二、市场空间有限,行业竞争并不充分

以山西运城为例,这个山西省的地级市是名副其实的四线城市,运城1个市辖区、2个县级市、10个县,总人口五百多万人,而盐湖区的人口不过70万。这就意味着在市辖区盐湖区的培训机构的招生对象只能是这70万人中的适龄人员,而这70万人里面,以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0-14岁的人口比例占16.6%,也就是说,在运城的盐湖区,教育培训行业的适龄人群的主力基数是112000人。2019年,运城市校外培训机构普查整顿之后公布了合规的培训机构的数量是794所,平均下来,每家学校只有140人左右。

因此你会发现,有限的市场容量,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培训机构很难跳脱出基本的生存线,实现快速的扩张。也形成了在很多的三线四线城市特别的现象,很少能看到特别具备知名度的和行业影响的教育品牌。即使有部分做的还算是不错的机构,也并不见得会有多么的突出。这里面其实暗藏着很重要的机会,但凡有任何一家机构愿意对自己的运营体系、教学体系做系统化和标准化的梳理,会快速形成自己的竞争力,占据地方市场的领先地位。

而如果市场再下沉到县城,你又会发现不一样的情况。我们经常说的三公里或者五公里的概念,基本上就是等于县城的范围,你会发现在很多县城里面,几乎各个科目都存在领先品牌,而实际上并不是因为这些机构做的比别人更出色,而是因为这些机构做的比别人更早,找对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当然同样的县级市场正因为其市场空间有限,对于投资而言存在着一个投资回报率的问题,因此在县级市场,你更是难以看到刺刀见红的竞争态势,但这并不代表目前在县级市场里的领先机构就真的就夯实了自己的护城河。

三、无法单纯以价格来区分消费层级

这不是付费能力问题,而是观念问题——在家长眼中,孩子刚上新初一,时间早得很,在哪补都差不多,没必要多花钱。

1、地方城市的家长对优惠的敏感程度明显高于城市家长。无论是前期地推收集信息、刺激微信转发,还是后期刺激家长团报、续班,优惠的效果都很好。其实这方面不说大家也能明白,毕竟拼多多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或者说拼多多正是因为熟知这一点才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三线四线城市,尤其是县城都有信息发布平台的公众号或者每天发布大量本地商家优惠广告的微信群。

2、尤其是县城,家长对于教育类信息不敏感。大家都知道学而思的家长帮是靠分享升学信息和学习资料获得流量的,但北京的小升初学校和政策,真不是一般家长能弄明白的。但是,县城这种信息不对称几乎没有。好学校就一所,分够就上,不够就不上,就这么简单。

3、三线四线城市高端家长比例低。高端家长并不是指有钱家长,其实地方城市土豪并不少,县城和地级市比最大的短板是中产少。中产是知识改变命运的这批家长,他们自身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对孩子学习的重视和研究深度要高于他人,孩子成绩也较好。所以他们的决策和意见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周围的人。地级市的中产阶级从哪里来的呢?县城里面呗。所以,机构要重视任何一个可能的高端家长。当然,相对于地级市,县城高端家长的影响力也更足——毕竟县城圈子更小,信息传播更快。

2019年初腾讯·企鹅智库在《寻找中国互联网的“未饱和”2019-2020中国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开篇所提到:“有些事情向上,有些事情向下。有些事情正在饱和,有些事情正在生长。”三四线市场不是今天才出现,而且为什么市场下沉在今天被提上日程,无非是因为一线和二线市场的饱和。然而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对于外来着而言,这种被动的战略转移是否是最正确的时间点知得商榷。

同样的,对于三线四线城市,甚至县城里面的培训机构们,当我们已经习惯了过去这么多年的相安无事的和平相处之后,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意识到,这种外部的冲击会给更多的行业从业者一些提醒,这会不会是一个重构地方行业格局的好时机?

此文首发于《校长俱乐部》杂志,公众号“新师道研习社”原创。

从知乎来,往微信去。

我在建群,只谈教培。

群规在此,看了再加。

你是校长,欢迎加入。

群有群规,简单易懂。

入群红包,大小随意。

真的太小,也不大好。

广告拉人,绝对禁止。

互相交流,共同进步。

只为教培,非诚勿扰。

作者:王文杰老师(微信:shdoers)

泛亚联盟新师道书院高级合伙人

逸马连锁商学院特约讲师

股权变更必须登记吗

新师道研习社创办人